艺术现场 | 李玉双:一超直入,独晤自然

00- GIF图(可做起始图).jpg

李玉双的“编码画法”  

——节选自方志凌《一超直入,独悟自然》



在天气晴和的时候,在北京近郊某个并不起眼的地方,你或许会碰到一位画风景的耄耋老人:老人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他盘腿坐在简易的布垫上,面前铺着又大又厚的宣纸。老人作画的样子颇为奇特:他不停地眨眼,头也在不停地晃动,好像眼光接触景物的一刹那就会眨一下,然后迅速转向画面,而在接触画面的瞬间又会再眨一下,又立刻转向景物,如此循环往复……拿画笔的手也在调色盘和宣纸之间快速地来回挥动……这位解衣盘礴于自然山水之间的老人,就是近年来愈发引人关注的艺术家李玉双。



01 - 读谷海岸 Yomitan Coast.jpg

读谷海岸 Yomitan Coast  2020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196cm



02 - 读谷海岸 (局部).jpg

读谷海岸(局部)

Yomitan Coast (Details)



李玉双很早就显示出良好的绘画天赋:上小学的时候,虽然父亲李可染并不在身边,但他的美术课从来都是最高分。到1948年,13岁的李玉双被李可染接到北京,他常常去中央美术学院父亲的画室,也开始了自己的素描训练。1952年,在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潮中,他考入“国立高工”的工具制造专业,但他对绘画热情并未减弱,父亲也多方鼓励与支持。1956年,他毕业后被分配到郑州机械制造学校,此后,位于郑州东郊的校园和学校周围的公园、村庄,就成为他在郑州的十年里反复描绘的“写生”对象。


父亲无疑是李玉双艺术道路上最重要的引路人。上世纪五十年代,正逢新中国以“苏式”美术和法国现实主义美术为楷模的社会主义美术体系的成型时期,处在“中国画改造”的风口浪尖上的李可染、傅抱石等人发起了以“写生带动传统国画推陈出新的运动”,李可染的山水画也从1954年开始从“对景写生”发展到“对景创作”的新时期。父亲绘画艺术的新变化,对李玉双的艺术之路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不过,李玉双却没有选择“中国画”,而是更偏于“写生”的“素描”、“水彩”、“油画”等西画方式。这样的选择自然与时代的艺术氛围密切相关。



03 - 桃花.jpg

桃花 Peach Blossom 1999

纸本油画 Oil on Paper

37.5x51.6cm


04 - 冰雪未融 Frozen Snow 2004.jpg

冰雪未融 Frozen Snow 2004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40x50cm



虽然没有进入专业的美术学院,但李玉双却经过了很严格的基础训练,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创作的《树的素描》、《老树》等素描作品,都显示了很严谨的造型能力和相当柔和、细腻的手感。与这一时期国内流行的以排线、切面为标志的“苏派”素描不同,李玉双的素描更多接受了欧洲绘画尤其是柯罗等人的绘画风格的影响。不过,他这一时期主要的写生作品还是“水彩画”。最初的水彩技巧也源于他对十八、十九世纪欧洲绘画的研习。较早创作的《旮旯王村》、《旮旯王村村舍》、《郑州碧沙岗公园的老树》等都是以严谨的造型以及质朴而精微的整体氛围见长,稍后创作的《柳树》、《实习工厂的翻砂车间》、《碧沙岗凉亭》等作品,则更注意空灵的水色变化,色彩也愈益明丽和响亮。



05- 龙潭湖的晴天 1993.jpg

龙潭湖的晴天 1993

Sunny Days · Longtan Lake

纸本油画 Oil on Paper

42x56.5cm


06 - 老树 Old Tree 1950.jpg

老树 Old Tree 1950

素描 Sketch

39.2x37.6cm



1965年,在郑州的学校停办后,李玉双举家迁到开封。“开封的住处是工厂的生活区,与农民的菜地挨着,出门就有菜地,到处是庄稼、大树,都是田园式的风景”。这些地方,还有开封的龙亭、二僧亭、禹王台、以及开封其他的一些老街道,又成了李玉双新的写生地点。在这里,因为没有教学任务,作为物理学家的李玉双开始研究宇宙和大脑。他做了很多光的模型、光和视觉的模型,又做了一些关于单眼视觉、双眼视觉的实验。这些实验让他意识到,绘画所要表现的其实是“我眼中所看到的自然,而不是画物体本体”。



07.jpg

六十年代李玉双的素描本

Sketchbook of Li Yushuang in the 1960s



于是,他逐渐意识到自己与父亲的“写生观察方法”的区别:李可染在“对景创作”的时候,是在“用眼睛扫描,用中国古典的或西洋画古典的扫描。画树,第一个把它看成树,第二是树干一枝一枝的,大枝小枝,叶子,一点一点看……”;而他则“不把它看成具体的树、房子,我就把它看成一个平面的、自然界的密码,它里边乱七八糟的,包括色彩、包括线……另外就是整体观察,就不调焦,焦距也不调散焦,这样就比较模糊了……你要把那东西放在视网膜中间,就那个黄斑区,老是画那个地方,各个地方都清楚,所以我那个画很整体,把自然界看成一个整体”;“画的时候看不到树和河沟,只能看到乱七八糟的色彩和明暗。我认为这是绘画的基本原理。”



08 - 李玉双70年代速写本.jpg

李玉双70年代速写本

Sketchbook of Li Yushuang in the 1970s



10.jpg

1953年李可染赠予李玉双的记事本,在扉页上李可染题到:“你若能克服一次困难,你就能获得一次进步。你若在困难面前徘徊不前,你便永远停滞这一阶段。” 

In 1953, Li Yushuang received a notebook as a gift from Li Ke'ran, encouraging his persistence in life as well as art creations.



李玉双将自己的新画法称之为“编码画法”。新画法的核心要素之一是不将眼前的风景“看成具体的树、房子”,而是“把它看成一个平面的、自然界的密码”,这种观察方法跟印象派颇为相似;而另一个核心要素则是“不调焦”,是“把那东西放在视网膜中间,就那个黄斑区,老是画那个地方”,这是身为科学家的李玉双的独创——这种方法与印象派的“印象”,尤其是莫奈强调的“瞬间印象”看似相似,其实却有很本质的差别:他并不执著于“空气变幻所呈现的瞬间印象”,而是致力于光与色彩所传递的“信息”:“景物的选择变得不那么重要,小花小草皆可识宇宙、自然、生命之化机也。”因此,他的风景画总是“尽量把信息量画足,信息密度画足,要表现充分”,“许多画从春天画到夏天,再画到秋天。今年没画完,明年再接着画。一张画要画好几年,每张画都有故事。”自此以后,李玉双就用自己的毕生精力——从开封到鲁山再到北京,从水彩到油画再到后来的丙烯、水墨——来练习、完善这种方法。上世纪80年代,李可染看到他的一些写生作品的时候,非常吃惊地说,“如果把这些画放到印象派的画册里也毫不逊色”。



11 - 暖日植物园 Botanical Garden under Warm Sunlight - 2019 -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 100x198.5cm.jpg

暖日植物园

Botanical Garden Under Warm Sunlight  2019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198.5cm


12 - 河岸边(艳芳走过的路) Beside the River(The Road Yanfang Walked through) - 2017 -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 100x201cm.JPG

河岸边(艳芳走过的路)

Beside the River (The Road Yanfang Walked through)  2017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201cm


13 - 细节.JPG

河岸边(艳芳走过的路)细节

Beside the River

(The Road Yanfang Walked through) Details



应该说,李玉双的“编码画法”与印象派画法既有联系也有区别:同样是常见的日常景物;同样是以光与色打破了严谨的古典造型;同样是近看杂乱斑驳而远看精微的整体视觉……但更重要的是,与印象派强调对自然“浮光掠影”式的敏锐而精微的视觉印象相比,李玉双的绘画明显侧重于一种质朴而深沉的“宇宙、自然、生命的化机”。其实,与其将李玉双的“编码画法”与印象派联系在一起,不如探究这种画法与李可染绘画的关系:虽然名满天下的父亲是李玉双艺术上的“良师益友”,但作为完全不同的两代人,有着科学家的理性思维的李玉双并没有背负“改造中国画”的历史使命,他的思想意识成熟于“激情燃烧”的时代,他需要一种可以率直地表达自己在“风景”中所体悟到的火热的生命激情的艺术方法。在这个意义上,他那套借助科学实验而独辟蹊径的“编码画法”,不仅是一种“绘画方法”,更是转译那跃动着光与色的“生命化机”的不二法门。



14 - 阳朔公园(漓江)Yangshuo Park(The River) - 2019 -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 100x201cm.JPG

阳朔公园(漓江)

Yangshuo Park (The River)  2019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201cm



15.jpg

16.jpg

李玉双同名个展 展览现场

亚洲艺术中心(北京)



在李玉双以其娴熟的“编码画法”完成的《山沟小水库夕照》、《空山不见人,但闻扫叶声》、《融冰(平顶山)》等杰出的写生作品中,淳朴亲切的日常体验、流光溢彩的生命激情、以及一种中国文化传统中独有的“天地氤氲、万物化醇”般的浑莽元气,都水乳交融地融为一体——当那个时代的专业画家们的“燃烧激情”大都被导向概念化的“美的样板”的时候,李玉双却能以其“业余”身份而置身事外,他孤独地领略着自然,孤独地领略着他们那一代人所独有的淳朴、阳光、激情洋溢而又波澜壮阔的“真美”。





17.jpg


李玉双同名个展 展览现场

亚洲艺术中心(北京)




作品展示



20 - 温榆桃花 Peach Blossom in Wenyu-2020-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Xuan Paper-68.5x133.5cm.jpg

温榆桃花 Peach Blossom in Wenyu  2020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68.5x133.5cm




21 - 冬天的植物园 Botanical Garden in Winter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Mixed Media on Xuan Paper-68.5x133.5cm.JPG

冬天的植物园

Botanical Garden in Winter  2018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201cm




22 - 正午北小河 Beixiaohe at Noon  2018.jpg

正午北小河 Beixiaohe at Noon  2018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196cm




23 - 焦墨风景 丙烯水墨纸本 74x145cm 2011.jpg

焦墨风景 Coke Ink Landscape  2011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74x145cm




24 - 谷雨Grain Rain - 2020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76.8x145.3cm.JPG

谷雨 Grain Rain  2020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76.8x145.3cm




25 - 冬日暖阳(北小河) Winter Warm Sun (Beixiaohe) - 2017 -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 100x201cm.JPG

冬日暖阳(北小河) 

Winter Warm Sun (Beixiaohe)  2017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100x201cm




26 - 冬日暖阳(北小河)-细节.JPG

冬日暖阳(细节)

Winter Warm Sun (Detail)




27 - 荷塘 Lotus Pond - 2009 -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 70x140cm.JPG

荷塘 Lotus Pond  2009

纸本丙烯水墨 Acrylic and Ink on Xuan Paper

70x140cm



28 - 植物园·夏 Botanical Garden in Summer - 2019 - 纸本丙烯水墨、炭笔 Acrylic, Ink and Charcoal on Paper - 29x83cm.JPG

植物园·夏

Botanical Garden in Summer  2019

纸本丙烯水墨、炭笔 Acrylic, Ink and Charcoal on Xuan Paper

29x83cm



29 - 植物园·夏(细节).JPG

植物园·夏(细节)

Botanical Garden in Summer (Details)




图片来源:亚洲艺术中心\Courtesy Asia Art Center

参考资料:方志凌《一超直入,独晤自然》

30 - 李玉双同名个展-海报 2.jpg